於是,我們有了文字。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我們不是音樂家,沒有樂器,無法與天使共鳴。我們不是舞蹈家,不會跳躍,無法與精靈共舞。但是,我們並不想輸給任何人......

迷蝶誌 by 吳明益

  『從此台灣的生態教育,將不再只有百科全書。』
  有些東西放著放著,有時真的會像這樣就這麼......忘了!我完全遺忘這本小書的存在,若不是圖書館精確而盡責的系統來信,我幾乎要把它當成了家中數百本藏書裡溫順而靜默的一員,因為一切就是那麼的自然。
  第一次聽見「吳明益」,是從辦公室裡某位哀嘆著文集過早絕版的老師口中,彼時我尚未脫離大學新鮮人的階段,而後當我再次聽見這個名號時,卻已是相隔數年後的一堂散文課,授課老師為了能更細的講述台灣『自然書寫』脈絡賣力的蒐羅了各家文章,只是這回我未能被美麗詞藻與精湛技藝吸引的注意力,倒是恰恰被〈十塊鳳蝶〉裡麵店老闆一句直接而真誠的『孩子』輕輕的勾住了心神。
  我向來厭惡蠕蟲,猶以蛾蝶類的幼體為甚。不是一見即欲殺之而後快的那種狠冽,也不是一打照面就會尖叫發抖外加原地跳腳的那種奔放,而是連看一眼都不太敢的那種驚懼,越懼越怕,越怕就退的越遠。從而,一開始我其實相當抗拒讀這本書(同時亦無法理解為何總有些癡人,不畏髒污、不懼蚊蚋,蹲伏於叢草間細指那一隻隻被草葉豢養至腦滿腸肥的蠕蟲,稱之為「寶貝」),好不容易壯起膽子翻了幾頁後,哽在喉頭的那口氣悄悄的鬆了......精美的照片上,只有纖細的蝶影,偶然呈現的細膩素描裡最驚悚的主角是一枚枚看似沉睡的蛹。想來大概是吳老師也知道蛾蝶幼體的模樣駭人,無意增添無意義的驚嚇!
  《迷蝶誌》有兩個版本。最初的模樣,是一本小小的「導覽手冊」,綠綠的、薄薄的,很像是你去參加活動時會從微笑的工作人員手裡接過的那種,攤開書皮,色彩樸素的「隔頁」上或圓或方的空格框出了一隻隻美麗的蝶影,排列整齊的新細明體工整的標示出牠們的姓名、來歷,是和內文不同的直行字體。剛剛拿到這本書時,我還天真地以為這純粹只是作者嫌棄單調的隔頁乏味才有的設計,直到讀了註釋卻遍尋不著說好的蝴蝶才看出了謎底,至此薄博的書頁也被我翻得像隻翻飛的蝴蝶。
  另一種的樣貌比較沒有那麼的離奇,褪去了導覽手冊式的鮮綠外衣,看起來倒更像是本純粹手繪的「觀察日記」,彷彿忙碌的主人隨時會抱起這麼厚厚的一絡紙匆匆出門(我很喜歡這個版本的封面!!)。新生的《迷蝶誌》少了前後舞動書頁的繁忙對照,所有的蝶都已近乎原生的比例存活在色彩鮮明的照片間,猛然一看其實有點嚇人。
  無論是
《迷蝶誌》的前世或者今生,不變的是文字依舊動人,翻到〈十塊鳳蝶〉時蘭嶼麵店那位老闆不經意的一句「孩子」云云,依舊讓我眼眶泛酸。不同的是原先縝密的文字有了更多的地方可以舒展,蝴蝶們自報家門綱目時有了更詳細的來龍去脈與更固定的位置,至於那些偶而才有機會現身的素描作品呢,則多了不少有趣的同伴。

※文本相關之內容,版權均屬出版社及作者,筆者撰寫純屬分享,如需引用請另註說明※

圖片來源:
(台灣新版封面)誠品網路書店 - 迷蝶誌(2014.04.24)
http://www.eslite.com/product.aspx?pgid=1001243261958126#